心血管

心脏重症大咖说|张海涛教授:希望中国心脏重症真正能够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作者:张海涛 来源:华医纵横 日期:2018-07-13
导读

         2018年6月23-24日,第七届中国心脏重症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届大会以“心脏重症-普及与提高”为主题,聚焦心脏重症新技术、新突破,吸引了全国近5000名心脏重症专家与会学习。

关键字:  心脏重症 

        2018年6月23-24日,第七届中国心脏重症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届大会以“心脏重症-普及与提高”为主题,聚焦心脏重症新技术、新突破,吸引了全国近5000名心脏重症专家与会学习。

       “ 希望中国心脏重症真正能够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第七届中国心脏重症大会主席 张海涛教授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心脏重症分会主任委员

        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心脏重症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

        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心脏重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医师分会心脏重症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张海涛教授专访

嘉宾主持:中国心脏重症大会已成功连续举办七届,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创办心脏重症学科的初衷和目前国内的发展状况

张海涛教授:

        随着我们国家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改善,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逐渐成为健康隐患。我国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率也达到了低危的死亡率,也就是每年40%的患者死于心脏相关的疾病,从而导致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支出。我国每年3000万心脏重症患者,其中3万多患者会因此而失去生命。因此从事心脏重症危重病人的抢救治疗的医生数量最多、患者最多,同时面临着费用高、治疗难度大且复杂的挑战。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病人却又分布在医院的各个科室,包括急诊科、心脏外科、心脏内科、老年科等。虽然科室不同,但是其疾病却是一样的。因此,针对分布在心脏内科、心脏外科、老年科以及ICU的心脏疾病患者,我们成立了心脏重症这一学术组织和团队,寻找共性和规律,帮助医生更加深刻认识到疾病的本源,用我们有限的感觉去感知无限的心脏运行规律,从而使我们所做的事情是顺势而为,而不是南辕北辙。通过我们的努力和辛勤劳动,使我们无限接近世界的真相,治疗更有的放矢,达到无为而治。使我们国家的心脏重症事业不但在中国有长足的发展,在世界上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来引领中国乃至世界的心脏重症学科的发展。

嘉宾主持:本次我们大会的主题是“普及与提高”,本次大会也邀请了于嘉作为中国心脏健康形象大使,请问您对本次大会的主题有什么建议呢?

张海涛教授:

        尽管医学技术在不断提高,但是一旦得病,时间、金钱、身体健康的付出是不可避免的。我们经常说亡羊补牢,但无论牢补的再好,肯定还是付出了丢失羊的代价。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未雨绸缪、避免或者减少生病呢?作为医生,我们一直提倡和嘱咐健康的生活方式,不抽烟不喝酒、规律生活、按时休息、适当运动。因此我们寻找到了中央电视台的于嘉先生,他是CCTV5频道,NBA球赛的著名评论家,同时他还是我们国家马拉松十大领跑者之一,每年都会参加10-15场的马拉松比赛,是一位非常敬业的职业运动员。他的职业生涯,他的职业压力、心理压力和种种压力不会比我们在座的人少,但虽然他会和我们一样面对或多或少生活或者工作的压力,但是他选择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去释放压力,向国人展示了健康的中国人应该如何去生活。(更多阅读:体育评论员于嘉担任中国心脏健康形象大使,助力心脏重症防治)

嘉宾主持:非常感谢张教授,去年您提出了心脏重症的学科支撑体系、今年您的演讲主题是《心脏重症的现状、机遇与挑战》,能给我们简单分享一下您这次大会的主题演讲么?

张海涛教授:

        谢谢主持人,心脏重症的发展依赖于理念和技术的提高,今年的大会上,我们也欣喜地看到心脏重症学科的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首先是心脏内科、心脏外科水平的提高、其次是心脏重症核心理念的提出—“让心脏休息”,通过给予人工心脏的支持等方法,让心脏得到充分休息和康复。今年我们再次提出了心脏重症的机遇和挑战,其中包括:第一,2018年,全世界终于统一了右心功能不全的诊断和治疗的标准;其次,在心脏的支持手段上,例如人工心脏的各种辅助泵,国外的发展远远超越中国。心脏辅助国外超过20000例,而中国还没有一例;国外Impella已经做过超过50000例,但国内仅30例左右,这些都是我们与国外的差距。还有就是IABP作为非常重要的基础支撑手段,很便宜,在国内已经有了很好的应用。另外就是我们在国内率先提出了“让心脏休息”作为心脏重症的核心理念。想方设法让得病的心脏得到休息,进而恢复正常功能。这是我们作为最基本的治疗理念内涵。另外我国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在心脏重症领域,目前中国是相对落后于国外的,虽然国内的医院都有信息化系统,但是这些信息可以用于大数据的,包括我们所有的监护仪、呼吸机、泵等等,数据都不能被使用,原因是这些信息都是没有进行数据清洗的。真实大数据的核心,是在获得数据的同时进行清洗,干净的数据才可以在医学上用于统计、计算、分析、人工智能进行汇总。如果不能获得干净的数据,仅用垃圾数据是没有用的。而截止到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国内的ICU里的监护仪、呼吸机、泵的数据可以自动录入系统变成干净数据, 这是摆在我们中国人面前急需攻克的难题。谁先攻克数据清洗的难关,获得干净的大数据,谁将在中国登山大数据的顶峰,从而占领制这个领域的制高点。中国和世界的最大差别,不是我们做了多少老鼠、多少基因,这些我们没有区别,但是我们缺乏的是大宗的临床试验,原因是我们对临床数据,尤其是大的临床数据的获得十分匮乏。因此寄希望于未来,心脏重症在这些领域有突破性的进步,从而使得中国心脏重症真正能够走出中国,走向世界。你们辛苦了。

 

嘉宾主持:

        非常感谢张教授对我们心脏重症所有医生的关怀和鼓励。也感谢张教授接受我们本次的采访。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