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

四成先心病患儿合并气道狭窄!北京儿童医院研究

作者:循环 来源:中国循环杂志 日期:2022-06-16
导读

          不幸有先心病的患儿,有多高比例合并气道异常,哪些气道异常最为常见?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柏松、童峰等进行的研究表明,先心病合并气道异常最常见的是气道狭窄,其次是气管支气管畸形等,胸部 CT及气道重建可明确诊断。 研究者强调,气道异常往往影响先心病围术期的治疗,加强术前筛查可以提高治疗效果。

关键字:  先心病 

        不幸有先心病的患儿,有多高比例合并气道异常,哪些气道异常最为常见?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柏松、童峰等进行的研究表明,先心病合并气道异常最常见的是气道狭窄,其次是气管支气管畸形等,胸部 CT及气道重建可明确诊断。

        研究者强调,气道异常往往影响先心病围术期的治疗,加强术前筛查可以提高治疗效果。

        这项研究纳入的230例先心病患儿中,气管支气管畸形检出率为 5.7%,气道狭窄检出率为 40.0%。

        患儿气道狭窄部位最常见位于左主支气管,其次是气管下段。

        此外,手术应用非体外循环的患儿,其气道狭窄比例(72.7%)明显高于应用体外循环患儿(34.5%),考虑与前者大多为血管环畸形病例有关系。

        气道异常患儿均未同期行气道手术,仅 1 例术后行气道手术,术后气道支架治疗 1 例。

        体外循环组的患儿合并气道异常、气道狭窄部位及程度与呼吸机辅助时间、ICU 滞留时间、总住院时间、体外循环和主动脉阻断时间、转归均相关;气管支气管畸形与 ICU 滞留时间相关。

        研究者指出,先心病患儿因心脏增大或血管畸形可导致气道受压软化狭窄,此外因常合并营养不良,也更容易出现喉、气管软化等情况。

        但部分患儿在疾病早期可以表现轻微或完全无症状,很大程度上依赖辅助检查提供相关证据。

        如果术前存在反复呼吸道感染、气促、喘息或反复呼吸暂停等症状但不能完全用先心病来解释;或合并血管环畸形,都应高度怀疑合并气道狭窄。

        手术麻醉中发现插管困难或使用的气管插管尺寸与年龄、体重不匹配,除考虑声门下或气管上段的狭窄,也应想到存在气管中下段狭窄的可能。

        研究者介绍,在新冠疫情之前,胸部CT 检查不是入院前的必要检查,很多患儿术后返回 ICU 以后被发现气道阻力大、呼吸费力、反复肺不张等,方才发现气道畸形,导致术后 ICU 滞留时间长,花费增加,家属精神压力增大等。

        而且,术后补救性纤支镜或 CT 检查往往无法准确评估气道狭窄情况。

        而在全面行胸部 CT+ 气道重建以后,研究者发现先心病合并气道畸形的患儿比例远高于疫情之前,包括一些无呼吸道症状的患儿,尤其简单先心病患儿。

        胸部 CT+ 气道重建检查结合纤支镜检查则可以较好判断气道狭窄的解剖学改变类型。

        术前了解气管支气管畸形的异常开口位置,尤其高位的气管支气管畸形,可以提示麻醉医师避免插管过深,导致右上肺不张,影响后续治疗。

        研究者指出,在不考虑额外对患儿造成身体伤害和费用的前提下,对所有住院患儿在胸部 CT 基础上进行了气道的计算机三维图像重建是有积极意义的。

        研究者认为,气道 CT 检查并不是非疫情下先心病术前的必须检查,建议在术前有明显气道狭窄表现或血管环畸形的患儿中实施。

        对于先心病患儿,评估哪些气道畸形或气道狭窄需同期手术或介入治疗(包括对狭窄段具体位置、程度的评估),还需术后的长期随访观察。

        这项研究中,纳入的患儿男125例,女105例;年龄0.17~ 156.00(17.60±21.60)个月;体重2.2~55.0(10.1±5.7)kg。

        术前全部行胸部CT及气道重建检查。有197例手术应用体外循环,33例未应用。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